欢迎来到情至深,情至深专注情感、婚姻、家庭领域的问题
微信号: qingzhishenv

少女情感口述

时间:2021-06-22 20:48来源:情感问题作者:情至深点击:

导读:
加微信分析感情挽回 感情挽回图片
少女情感口述
  少女情感口述 一
 
  上三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作业:回家向父母说出自己的爱。我酝酿好了情绪,鼓起了勇气,深情款款地说:“我好爱你啊,爸爸!”一句“你有病啊”顶了回来,我的笑容瞬间冻成了冰。
 
  ——萨摩
 
  被其他人欺负,只会觉得委屈;被自己心里的人拒绝和攻击,才会真的心痛。萨摩必须学会不去爱,才能保证她的心不疼。她学会了割掉一些需要,同时放弃了某些能力。她必须切掉这部分“心脏”,因为里面有个洞。
 
  小智认识萨摩那年,她34岁,很漂亮,但忍不住滥交。小智对她很好。萨摩可以和很多人同房,只是不允许小智乱来。
 
  萨摩:只要你不碰我,我就能跟你好好过。
 
  小智:可你总跟别人瞎搞。
 
  萨摩:你也可以去搞啊,我不介意的。
 
  萨摩这样解释,她自己就很舒服吗?不,她不开心,她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她很苦,但只能选择苦下去,因为她不由自主。
 
  萨摩需要小智放弃“性”才能证明他爱的纯真。她怕,怕真正的情感——爱情是情感的一种。萨摩管不住自己,她怕感动,她本能地抗拒,每当出现一个可能打动她的人,她就会害怕。她觉得有一颗心贴近自己的时候,自己就会变得“好弱小,好无助,好无力,好无能啊”!小智是唯一有可能让她心动的人,所以她怕他。
 
  萨摩是瑜伽教练,身体柔软得不得了,但对她来说,精神上的“爱”这个动作太疼。当我们觉得那会特别疼,疼得受不了,就会杜绝任何心痛的可能,我们就拒绝爱上别人。
 
  没有人能伤害我们,除非我们爱他们。只要不在乎任何人,就能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动情,就把伤害自己的能力送给了另外一个人,谁知道这次感动到底是不是被骗了,毕竟自己最应该相信的爸爸已经骗过自己一次了。
 
  为了排除任何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的可能,萨摩学会了一项技能:无情是最坚硬的铠甲,她臆想爱上对方或这个世界就会受到伤害,所以不如先进行情感止损。潜台词是:“没有人能抛弃我,因为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萨摩:我为什么没有爱上你这样的好人呢?
 
  小智:永远都不晚,只要你愿意,我……
 
  萨摩:说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小智:我可以放弃一切。
 
  萨摩:你愿意等我吗?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好。
 
  小智:为什么不能是现在。
 
  萨摩:我做不到。
 
  既无软肋,何需铠甲?
 
  萨摩:我想爱,但我爱不起来。
 
  我:你感受到了温暖?
 
  萨摩:没有。
 
  我:你拒绝让自己感动。
 
  萨摩:我觉得不愿意想象,也不愿意接近他。
 
  我:你不愿意接近任何人,不仅是他。
 
  萨摩:嗯,的确,我不愿意接近任何人,所以我宁愿选择一个人孤独。
 
  我:爱上别人,是危险的。
 
  萨摩:所以我喜欢上了他,我在用各种办法断掉这层关系。
 
  我:怕动心,怕失去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与其有心痛的危险,不如选择不需要。
 
  萨摩:无情的人最容易心动,心动的感觉就是痛。动心,就会流血,太疼,不如不动心。
 
  我:只要不走心,就不会有任何人伤害你。
 
  萨摩:心动的下一步,往往是心痛。
 
  为了不感到心痛,萨摩主动割掉了对情感的需要和感动的能力。缺爱的人才会对爱望而生畏,惧怕失去爱所以不敢爱,没有爱上别人就不会失去别人了。
 
  萨摩也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一切都会失去,为了不失去,她学会了主动进行情感隔离。
 
  少女情感口述 二
 
  巴塔塔:我们都是以失去为目的地接近。
 
  我(开玩笑地):那是你接近我的目的?为什么这么对我?
 
  巴塔塔:不是。但是,好像失去是注定的。我们离开父母、家庭,以后有了孩子,孩子也会离开我们。一切都是失去。
 
  我:如梦如幻,如露如电。
 
  巴塔塔:过客。好像都不属于我们。
 
  萨摩在本能地保持和所有人的距离,她害怕贴心,她对走心充满了恐惧。她感觉自己在那种关系中是渺小、无力、失控和害怕的。再近了,她就疼了。关系远一点,才有胆量接近。割掉了一部分“心脏”,这个世界就是寂寞的、空荡荡的,甚至是恐怖的。
 
  月华:我爸常年在外地。
 
  我:不心痛吗?
 
  月华:一开始是有的,但后来慢慢就好多了。
 
  我:怎么好多了的?
 
  月华:习惯了。
 
  我:习惯了什么?
 
  ……
 
  小月华慢慢习惯了心痛,大月华学会了压抑心痛的能力,让自己感觉不疼:第一次去上学,和母亲在学校门口分手,她毅然决然;第一次出远门,她没有想家的心痛……她把自己打扮成了“月坚强”。她得不到父亲,所以只能这么做。她只能感受到父亲的背影,必须学会否认自己的感受,来保护自己的安全:“我没有需要,所以我完整。看!我能够抗拒全世界的爱,所以我有力量!我不会被温柔软化,所以我强大!”
 
  为了赶走得不到美好事物(爸爸或其他可爱的人)的痛苦,强大被一遍遍确认:“我不会被诱惑到!”无法爱上别人,就丧失了一部分精神功能。情感无能内化成了她人格的一部分。月华不关心他人的感受(“有谁体谅过我的感受吗”),她自私(“人人都自私”),她固执(“谁不需要一点儿个性”),她小心眼(“我是个敢爱敢恨的人”),还胡搅蛮缠(“用口才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什么不对”),但她认为,“我太委屈了”,“人家内心其实是个宝宝”,但后面两句,她甚至不敢对自己说。
 
  父亲的离开,让小月华求爱而不得,只能对自己说“我不需要”,所以大月华变成了一个对自己不真实的人。但小月华在一直盼望着爸爸回来,思念令人憔悴,心底的思念从未断绝,所以她重度焦虑。对情感求而不得,扭曲了她的灵魂,让它变得很怪。
 
  我们贬低什么,就是在意什么;我们压抑什么,就是缺乏什么。哪里需要镇痛,说明那里真的有伤。这也许才是月华的心声:“我爱上的人一定会离开我,就像爸爸一样,所以我拒绝爱上任何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首页 两性情感 情感挽回 家庭婚姻 关系处理 恋爱技巧 关于爱情 TAG标签

备案号:赣ICP备2020013534号 版权信息:Copyright © 2021
微信号:qingzhishenv

情至深专注情感问题解答,为您排忧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