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情至深,情至深专注情感、婚姻、家庭领域的问题
微信号: qingzhishenv

情感口述实录

时间:2021-06-22 20:46来源:情感问题作者:情至深点击:

导读:
加微信分析感情挽回 感情挽回图片
情感口述实录
  情感口述实录 一
 
  你喝醉的样子真迷人
 
  云飞给她打了电话,大意是讲他们还要去应酬,怕她不习惯,就先到餐厅了,让容若可以自行安排。
 
  自行安排?那就是可以当下班咯。商务中心离杂志有点近,她想借机去革命根据地看看。
 
  刚按下杂志社的电梯号,容若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因为她看到了一张作呕的脸,杂志社的梁芬,也就是她的对手。
 
  “哟,何大才女呀!我以为你玩人间消失了呢?怎么?交稿了?”
 
  “没有呀,哪能像你如此才思敏捷呀,我只是过来串串门看看大伙。”
 
  “那是要的,我看你这么久没来,以后连门都不认识了,等到你交稿时,说不定我们杂志社都搬走了。”梁芬的一句话噎得容若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咬了咬嘴,又故作失望地说了一句:“是呀,当初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梁大主编也不知在哪呢,找不着北了吧,还是纳兰去楼下接你的吧!”
 
  梁芬脸色一变,感觉无法与眼前的女人逞口舌之快,她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优雅风度,电梯门一开,就扭着腰枝走了。
 
  容若冲着她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杂志社的总舵主不在,倒是二当家一进门就给遇到了。二当家常年握笔,那双手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右手食指关节处特别凸出,伸出手来握住容若的时候,她感觉特别不舒服,所以就用力摔开了这只带有“色迷迷”之手。
 
  二当家脸色一如往常般难看起来,手臂上青色的血管都显露了出来,脸上的皮肤松松垮垮,像是被刮尽鱼鳞的鱼皮一样恶心。
 
  纳兰公子忙着出来招呼,容若把他拉到一旁,仔细盘问起他与妹妹的进展来了。
 
  “姐,你说我们这算网恋吗?”纳兰天真地问。
 
  “网恋?你们见过面的好吧!如如还在东城那边驻扎着呢,要么你趁这个机会也去那边采访下,说不定还能收获美人心的同时能带来一篇好文章。”容若看到怂恿着他。
 
  此时,容若的肚子上发出了咕咕的抗议声,是的,面对着纳兰她倒没有任何的尴尬,“走,姐带你先去吃饭,”容若撇了一眼二当家的位置,给纳兰使了使眼神,两人就开溜了。
 
  秉着哪家近去哪家,又秉着哪个上菜快点哪个的原则,容若很忠实地选择了杂志社边上新开业的《喜欢你》主题餐厅。
 
  菜谱上的美食图形吸引着饥肠辘辘的饿鬼,可是还没等纳兰两眼发光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可恶的二当家十万火急的召唤着他回去开会,其实是梁芬向二当家告的密,说他上班时间开小差。
 
  两份餐已经点下了,容若想想云飞应该还在附近,就拍了一张美食照过去并发了位置定位。
 
  不出五分钟,云飞就闻图而来。“好人呀,请我吃饭!”
 
  “是呀,讨好下领导也是应该的嘛。”
 
  大,停着不说话。
 
  “怎么了?卢秘书可能什么?”容若看他突然不说下去了,就抬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双眼直勾勾望着窗外,容若随着他的眼神也看向了窗外。
 
  卢大秘书就像个幽灵一样突然贴在玻璃窗外,同样一双冰冷的眼睛射着他们两个。
 
  云飞拼命起身走了出去,容若也是忙着招手,看他像老佛爷般请了卢似似进来,容若倒有种被人抓奸在场的尴尬。
 
  “真有心呀!刚开业,你们就来了。”卢似似的第一句话就让容若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天暮像是从天上降下来一样,很自然地坐到了容若的边上,又向卢似似点了点头,“路阻严重,让你们两个先吃,怎么样?这家餐厅你还喜欢吗?”把头温柔地转向了容若,显然最后这句是对着她来说的。
 
  容若的反应有点缓慢,还搞不清状况的时候,他已经叫了服务员点餐。卢似似的脸色好像也慢慢缓和了过来。对着容若的时候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姚总,想不到进展这么快呀?”她拿杯子晃了晃,眼神飘向了容若,“撩妹高手呀!”
 
  “哈哈哈,多亏云飞牵线,”天暮笑了笑,弄得容若更是一头雾水,忙问“什么牵线?”
 
  “没什么没什么?秘密,秘密!吃饭吃饭,”天暮与云飞两个人同时打了哈哈过去,卢似似突然开怀大笑起来,推了一把身边的云飞,轻声说了一句“你真坏,不过,我相信你了。”
 
  天暮给自己点的还是牛排,他好像上辈子被牛害过,次次喜欢吃它。
 
  牛排在盘子里感觉还有呼吸,吱吱作响。他习惯五分熟,容若觉得有点像生吃的画面,不忍直视。
 
  钢琴声从不远处飘了过来,容若可没心情欣赏,热乎乎的米线配上咸菜才是她的最佳选择。
 
  卢似似看着只低头的容若,又望了一眼天暮,他马上就切下一块牛排放到容若前面的盘子里,“试试?味道不错的。”
 
  容若本是想拒绝的,抬头看看三双期盼的眼神,她只好沾上点黑椒汁,鼓着腮帮嚼了起来。肉很鲜美,只是她还是有种想吐的冲动,皱了下眉头的时候,天暮就给她端了一碗什么汤,递了过去。
 
  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喝了一口,硬是把牛肉裹着吞了下去。
 
  看到对面的云飞贴心替卢似似擦了擦嘴角的菜叶,容若胃里又翻滚了起来。
 
  “你知道吗?容若也喜欢走楼梯呢?”卢似似对着云飞说了起来。
 
  “是吗?为了能跟你多制造相处的机会,我是足足爬了一年的楼梯呀,都要得关节炎了都。”云飞甜蜜地对着卢似似笑,又摸摸自己的脚膝盖。
 
  原来如此!不仅是走楼梯,连办公室云飞出现的机率也特别多,这并不是因为他来照顾这个新人的,而是借机来看卢似似的。
 
  容若觉得刚吞进去的牛肉可能还没完全消化完,肠胃里真是要开战了。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她端起边上的一杯红酒就往嘴里倒。
 
  酒精从鼻腔蹿到了脸上,容若感觉脸上火辣辣般。天暮忙转过去,想抢下她的红酒,但容若还是决定把它灌完。
 
  这场会餐如何结束的,容若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她只记得是天暮扶她上了车。她觉得车内烦闷,示意天暮摇下车窗。
 
  “怎么了?不会喝酒还猛灌?”天暮俯过身来,不经意地在她额头上撩起散乱的头发。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容若能听到了天暮越来越近的心跳声与呼吸声,她脸一下子全部通红了起来。
 
  “不过,你喝醉的样子真迷人,面带桃花。”天暮坐回他的位置,启动了汽车。
 
  情感口述实录 二
 
  狭小的空间变得很暧昧
 
  “你今晚好像也喝酒了呀,还开车?”容若依稀记得天暮也端起红酒过。“没呢,我可不想你给我送牢饭吃。”天暮眯着眼看着容若。
 
  “我才不会给你送呢,你们这些人都莫名其妙。”容若拍拍自己的脑袋。
 
  “其实我今天也在商务中心,不过想跑过去跟你招呼时,你又不见了,后来云飞发了一张你在餐厅的美食图,我就过来了,还好来得及时,否则云飞那小子又得遭秧了。”天暮主动说起了今天的巧遇,“你应该知道他一直在追求卢秘书吧。”
 
  “哦,知道,知道,”容若好担心自己的乌龙想法被天暮看出来,连忙说是知道他们的秘密恋情。
 
  “心情不好吗?怎么今天会去那家餐厅?是跟谁吵架了吗?”他继续打探着,虽然他早从容如的口中知道容若已经跟前男友分手的事,容如还相当夸张描述了一下叶母棒打鸳鸯的过程,所以天暮理所当然的认为容若可能是借酒消愁。
 
  “没有心情不好,我是真的不喜欢吃牛肉,所以想用酒把那股味道冲淡而已。”容若老实回答,虽然这老实里面有一半的原因是听到云飞与卢似似的恋情。
 
  “你早说呀,真是的,那是我的过错,你怎么不懂拒绝呀!”天暮带有怜惜的眼光看着她。
 
  “没事,喝点酒也好睡觉。到哪了?”容若吹着窗风感觉也清醒了不少。
 
  发现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但天暮却还没让她下车的意思。“那个,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上去了。”
 
  “好,我记得上次说过,我下班比你早,所以经过你公司时也差不多五点半,明天我也可以带你回来。”天暮按掉了音乐。
 
  “哦,好,那明天见!”容若抓起包,准备推开车门,但被天暮突然拉了回来。
 
  四眼对望,如此近距离,让这狭小的空间变得很暧昧,天暮越着越靠近她的脸,容若一度失神地闭上了眼睛,突然她打了一个隔,嘴里满是红酒的味道,容若尴尬极了,用手掩盖着嘴。
 
  天暮缩回了身体,“上楼后泡个热水澡,以后不许喝酒了。”他的声音清明,不掺一丝醉意,容若点了点头,匆忙下车走回家,连转身挥手的余地都不想。
 
  天暮坐在车里,看着六楼的房间灯亮起后,还是没有开走,而是抬头一直仰望着。
 
  容若用冷水擦了把脸,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桌上黑色的笔沙沙地摩擦着在白色的稿纸上,有如今晚的月亮般黑白分明。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容若感觉好久没有睡到自然醒了,哪怕没跟承德分手前的日子,上班,GOGOGO!
 
  容若本能的从包里取出小白鞋,但又转而一想,她又放鞋子脱了下来放回包里,她决定从今天开始等电梯了,本来她就不喜欢走楼梯,何必为难自己呢。
 
  释放了天性的容若感觉是时候来一场恋爱碰撞下创作的大脑了。她主动约了天暮一起吃中餐,虽然公司有食堂,但她觉得天暮公司不是很近吗?那就一起吃呗。
 
  可惜出师不利,第一次主动发出的信号给天暮中餐约了客户吃饭给打了回来。
 
  天暮并没有约了客户,但他确实抽不开身。公司新接了一笔出版业务,他要紧盯工作进程,而且中午他还要去机场接一位外国客户。
 
  卢似似看她挂完手机一脸的失落,“怎么?姚总有事?看你不开心的,中餐跟我一起吃呀!”
 
  “啊,不是,不是,呵呵,好呀,一起吃,走吧!”容若觉得自从昨晚后,卢秘书越发对她亲切近人了。
 
  许碧落要出差东城,过来找了容若是否有什么东西带给容如,容若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妹子在外面,不由拍了拍脑袋,笑着对许助说,“没有没有,让她多带点特产回来才是最关键的。”
 
  许碧落回以哈哈大笑,“看来如如猜得没错,你确实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姐姐。”她又走近了一步,容若以为她可能还有事情要贴近了说,但却见她直直跌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头,一脸的痛苦。
 
  “我有点头晕,老毛病了,”碧落的脸色变得苍白,容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忙倒了杯温水交到她的手中,“没事,没事,我休息一会就好。”
 
  容若扶着她,还是不放心,想打电话给财务部,对,找她的爱人。可是许碧落阻止了她。
 
  “容若,真的没事,放心好了,我是上周刚小产过,可能体质没恢复好。”
 
  “啊,那你怎么都不回家休息就来上班呀?”虽然没经历过,但也听过妈妈说女人小产也相当于坐月子般娇贵。
 
  “你要懂得好好爱自己呀,碧落。”容若这会倒想开导起眼前这位女强人来了。
 
  许是容若眼中关怀的眼神触动了她,碧落自言自语般说了起来,“在穿刺针的那一刹那,我可以看到医护人员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针头最终准确无误地刺中胚胎心脏,手术是圆满成功了,我才敢哭出声来。”
 
  碧落说着容若听不懂的话,盯着眼前的许碧落,这位才华才华横溢、阅历广的强女子,容若都感叹岁月打磨出的不一定都是艺术品,而都是一刀刀真实的鲜血。
 
  “对了,替我们夫妻的关系保密呀,”临走时,碧落又在容若的耳边交代了一句。
 
  容若想起她刚才的话,脑子里满是手术刀与鲜血,只到天暮坐到她眼前时,她都还在浮现这个画面。
 
  “怎么了?一直愣着?被领导训话了?”天暮在下班的时候准时接回了她,并一起共进晚餐。
 
  “中午有点忙,这餐当我赔罪了。”
 
  “哦,没事,就是刚听了同事的故事,有点伤感,我有怕去医院,算了。”容若甩了甩头,“开动咯,吃饭!”
 
  “去医院?怎么了?你病了?,”天暮问着。
 
  “不是,是我公司要安排体检,下周二早上我要去市中心医院,我有点晕血,呵呵。”容若忙乱中还是能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搪塞过去。
 
  情感口述实录 三
 
  真有这么多的一见钟情吗?
 
  “那我陪你一起吧?”天暮接话着,看着容若一双大眼望着他,又加了一句:“我也好久没体检了,可以一起。”
 
  “又是顺道?”容若觉得天暮不适合撒谎,这点,很像承德,一紧张就会眼神闪烁着。
 
  “明天有安排吗?”天暮放下筷子。
 
  “明天?哦,是周末了。”容若想起来,这可是她上班以来的第一个周末,确实得好好度过。
 
  “如果还没有想好,能不能允许在你接下来想好的过程中把我放进去?”
 
  “或许就由我来安排,怎么样?明早来接你?”天暮补充着说。
 
  “我最想好好睡一觉,不能早上来打扰我呀?我可是千年难遇的起床困难户。”容若一听说明早就来接她,吓得双下巴都要出来了。
 
  “死后长眠,活着的时候就不要浪费在睡觉上了。”天暮来了这么一句,“那我们一起吃中餐吧,然后下午一起爬山如何?”
 
  “又吃呀?”容若虽然觉得他把时间定在了中午后,但对于她而言,简单吃过中餐也有可能倒头大睡的习惯可不是好消息,“我发现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大多都是在吃吃吃,好像我们是一对吃货组合呀!”
 
  “你不喜欢吃吗?我也觉得我们是一对,”天暮慢了速度,又说了两个字:“吃货。”
 
  两人边吃边笑。
 
  今晚的夜色真美!尽管看不到一颗星星!容若与天暮在各自的阳台上都抬头仰望。
 
  周末的清晨,没有在鸟语花香中惊艳,但对于不上班的人来说,反倒比平时睁开眼睛的时辰提早了许多。这点倒让容若很惊喜!
 
  难道就因为天暮说的死后长眠这话所受的潜意识干扰了?
 
  冬天起一大早,绝对是意志力爆发的表现!容若的意志力中还有一种莫名想恋爱的成分在其中。
 
  容若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浮肿着,像是夜猫子的有力标志,都没嫁出去呢,脸色太难看了,容若用洗面奶拍了拍脸蛋,一点弹性都没有皮肤,唉,要开始注重了。
 
  趁着未老,还有扑通的心跳,不如再好好谈一场恋爱吧!
 
  容若决定先去趟图书馆,看看最近有哪些新书上榜了。
 
  只有在那里,没有喧闹,只有轻轻的翻书声,连大家行走的姿势都变成了蹑手蹑脚。
 
  趁着空气清新,容若决定在离图书馆前两站的世纪公司站就下车,步行再去。
 
  为了避免让座麻烦,容若面对空空如也的公交车就直接坐到了最后排,还记得以前承德分析过,说公交车的中间位置是最安全的,尽量不要坐后排,但容若觉得后排的风景更收眼底,虽然她不是过来逮小偷的。
 
  上车刷卡的都是爱心卡,想必是去买菜的老人,少了学生与上班族的公车上,确实不再拥挤了。
 
  到了公园下车后,也见不到往日成群的小朋友在嘻闹,只有老人在练太极,而大妈们还是广场舞,比起晚上的高音炮音乐,此时倒稍微收敛了很多。
 
  承德曾经说过,以后等他们老了,也天天跑到这里度过,这话好像就在一年前经过时说的,想不到,容若不想挥了挥头,不想让自己一大清早的去回忆这些,加快了步伐。
 
  迎面跑来了熟悉的身影,是许碧落,她在晨跑。真是好习惯,难得她还说自己坚持了十年,只是看着她又一个人跑去,我突然觉得没有爱人相伴陪跑的日子也不见得就是最佳的幸福状态吧是!
 
  但幸福的定义每个人都不同,也许闪婚的背后只能用隐婚来支撑就是代价!
 
  图书馆可能刚开门的原因,林林散散才走进几个人,许是没有人气的原因,容若觉得浑身发冷了。
 
  原来不同的时间段,所能看到的景色是不一样的。只是以前选择了晚上过来而已。
 
  琳琅满目的新书,没有它应有油墨香气,反倒让容若连打了几个喷嚏,看来有人在骂我?容若想着。
 
  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手机信息哪怕只是小小的音量都能响彻楼层,容若忙掏出一看,是天暮:早安!还在睡觉吗?醒来的时候给我来个电话。等你!
 
  原来不是背后有人骂她,是有人挂念她。容若看着信息,嘴角微微扬起,并回了条信息过去。
 
  天暮赶到图书馆的时候,容若还没看完一本杂志,因为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那短短的半小时,她足足又看了手表N次,她觉得周末的路况肯定也不大好。而且,她好像今天穿的衣服有点随便了。
 
  又是几个喷嚏下来,容若确定自己的衣服穿少了,但天暮并没有像承德那样第一时间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也许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何况她们现的关系也只是朋友,顶多也算是刚认识的朋友。
 
  容若侧眼看了毫无动作的天暮一眼,但她觉得自己小小的失落感已经让天暮尽收眼底,可他还是似懂非懂地轻声指了指书架说:“挑好书了吗?”要不要换个地方喝点茶,暖和下?”
 
  “嗯,还没呢,也不知挑些什么好?”容若耸了耸肩,又擦了擦鼻子,其实暖和的方式有很多种,不管是披上他的外套,还是把手伸进对方的衣兜里。
 
  这种猥琐的想法一出来,容若不由自主地脸红了,忙着走前了几步,装作挑书的样子。打听别人的以往史,是她一向擅长的习惯,听说他没有女朋友,进行式没有,过去式好像也没有,不会还没谈过吧?看他刚才的行为,也觉得合情合理。
 
  可是最近几天对她展开的主动,又觉得不合理更不合情。难道这世间真有这么多的一见钟情吗?
 
  就算有一见钟情这玩意存在,那对象也不应该是她这种没身材没脸蛋的小主呀。想到此,容若又悄悄打量了下自己。
 
  “要么,我们去三楼茶吧那坐坐吧?”天暮抬头指了指楼上的图书馆茶吧。
 
  容若第一次顺从的点了点头,也许在图书馆这种地盘她才会变得更加主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首页 两性情感 情感挽回 家庭婚姻 关系处理 恋爱技巧 关于爱情 TAG标签

备案号:赣ICP备2020013534号 版权信息:Copyright © 2021
微信号:qingzhishenv

情至深专注情感问题解答,为您排忧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