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情至深,情至深专注情感、婚姻、家庭领域的问题
微信公众号: qingganwanhuiyulu

没有小白脸的潜质,还敢不听话

时间:2021-01-19 20:41来源:情感问题作者:情至深点击:

导读:
加微信分析感情挽回 感情挽回图片
没有小白脸的潜质,还敢不听话
  一场豪华的婚礼,对于新娘来说,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但是对于新娘之外的女人来说,却不见得那么美好。
 
  正所谓,看着别人的婚礼,流着自己的眼泪,也正所谓,眼泪虽然都是咸的,故事却都不一样。
 
  对于未婚女青年来说,观礼情绪是递进式,开始是感动,接着是恨嫁,再来就是幻想着自己的浪漫婚礼,真有那种天才少女,想着想着都能把自己感动哭了。
 
  而对于已婚妇女来说,观礼情绪则是比较式,把此老公彼老公的外貌、智商、财富等一一展开,结果大于新娘,就哭天抹泪沾沾自喜,结果小于新娘,就暗自流泪自怨自艾。
 
  可是对于失婚妇女来说,情绪就是过去式了,不经意就会想起过去的誓言,过去的浪漫,过去的争吵,过去的破碎,想着想着也只能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了。
 
  很显然,蔡文姬在已婚妇女那一栏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劈里啪啦一阵算盘打下来,蔡文姬就身体疲软,精神颓废了。
 
  但是,实际上让蔡文姬颓废的直接原因还不是姬芮,人家也就是那么说说而已,如果自己真的幸福,就算人家把自己的不幸编成电视剧,自己还是幸福的,可是如果自己真的不幸,就算你穿两件金丝软甲罩身,你的不幸气质还会侧漏无疑。
 
  为了参加尹美娜的豪华婚礼,蔡文姬咬牙切齿般地花掉了一个半月的房租为自己买了一件晚礼服,给陈怀远买了一套打折的西装。
 
  如果是同事或者其他朋友的婚礼,蔡文姬随便找个借口也就推脱了,拿了好几年的份子钱,蔡文姬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在北京这样一个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大都市里,随出去的份子钱就像肉包子打狗,一般情况下都是有去无回。
 
  但是尹美娜不一样,尹美娜是自己同窗同寝的姐妹,是自己无话不谈的闺蜜,自己怎么可能不去呢?
 
  去是必须去,但是去参加尹美娜的婚礼,级别又和别的婚礼不一样,尹美娜嫁的是富二代,去参加婚礼的人非富即贵,别人不说,就自己另外几个姐妹,也是个顶个的衣着光鲜,感情灿烂。
 
  马晓鸥毕业后进修了珠宝设计,现在开着一间珠宝设计工作室,是一个优哉游哉的女老板,不但如此,还嫁了一个模范老公,丈夫李奇经营着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是每年上千万的营收额应该还是轻轻松松。
 
  王玫,在一间500强企业做英文翻译,工作体面,衣着光鲜,算是高级白领,就着工作的关系,王玫找到了一个拿着绿卡在中国工作的钻石王老五杜戴维,也就是说,一旦王玫嫁给杜戴维,马上就升级为美国华人。
 
  田杺然,年纪轻轻就成为法国最大的葡萄酒公司在中国的商务代表,整天是满世界飞来飞去,非但事业了得,据说男朋友也是一个不小的企业家,在东南有好几间公司。
 
  唐蜜,虽然当初有些神经大条地嫁给了无业游民金浩然,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一转眼,金浩然成了一间游戏公司的CEO,三年的时间虽然经历过无数坎坷,但是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款游戏被韩国最大的游戏公司看中,一举买了上千万。
 
  再就是姬芮,虽然现在依然单身,但是身边的追求者和自己追求的男人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虽然质量上良莠不齐,但是数量还是非常可观。
 
  就只有自己,毕业后就急匆匆嫁给了陈怀远,从此过上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婚姻生活。
 
  但是人生没有回头路,既然选择了就要打肿脸充胖子,就算人后哭的鼻涕冒泡,人前也要把戏唱的高调。
 
  有此缘由,蔡文姬才肯下那么大的血本,武装到牙齿,准备在婚礼上以郎才女貌,恩爱夫妻扳回一局。
 
  也正是因为有此处心积虑的谋划,当陈怀远打电话告诉蔡文姬,“明天的婚礼我去不了,要加班!”的时候,蔡文姬的神情可以用怒发冲冠来形容。
 
  蔡文姬穿着A字裙,蹬着高跟鞋,蹬蹬蹬几个箭步就穿到了离她最近的会议室里。
 
  “陈怀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明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我必须参加!”
 
  “必须参加?!你告诉我,哪个会议不是你必须参加的,哪次加班不是你必须加的?可是,但是,明天是我的同学尹美娜的婚礼,我提前一个月就告诉你了,对不对?就算你排兵布阵的能力再差,这么长时间,也够你协调时间的吧?”
 
  “明天,有一个投资人要来公司,我是负责技术的,我必须在!”
 
  “哦,又是投资人,快两年了吧,你们那个小破公司去了多少投资人可能你都不记得了吧,可我怎么没见哪个投资人给过你们一分钱啊,又是投资人,你不觉得总找同样的借口很可笑吗?”
 
  “蔡文姬,你能不能别每次都扯那么多行吗?我还忙,先挂了,晚上回家再说!”
 
  没等蔡文姬回答,陈怀远那边已经挂了线,再打过去的时候,是优美的美女提示声,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蔡文姬气得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其实她的本意是要摔在地上的,但是在出手的哪一刻,蔡文姬手一转,改变了抛物线的方向,再重买手机,又要花去半个月的房租,不划算。
 
  “一个十几个人的小破公司,一个小破公司的CTO,一个每月只拿4000元薪水的CTO,竟还没黑夜没白天的加班,没周六每周日的加班,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蔡文姬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嘴角竟然真的笑了出来,不是开怀一笑的那种笑,是轻蔑一笑的那种笑,而如今自己也成了陈怀远的笑话的一部分。
 
  气归气,蔡文姬快速地脑子里盘算了一下家庭的经济状况,事实胜于雄辩地就是,你陈怀远,一个大老爷们,实际是靠着我,蔡文姬养着。
 
  蔡文姬开解着自己,“养着就养着,也没什么关系,就权当我支持你那个虚无缥缈的事业,但是重点是,我不是富婆,你也不是小白脸,起码人家富婆养的小白脸还能对富婆言听计从呢,可是你陈怀远,长的一点小白脸的潜质都没有,还不听话,不听话不要紧,还敢挂我电话……”
 
  想到最后,蔡文姬哭了,心伤的都快要跳出来辞职了,不仅再一次感叹命运,为什么人家都嫁了一个如意郎君,唯独自己嫁了个又臭又硬的石头蛋。
 
  蔡文姬心想,如果自己能写一本小说,那么她一定告诫女性读者,嫁人就嫁灰太狼,千万不能嫁给金牛男。
 
  金牛男的固执有时真的会让人不自杀就疯狂!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小白脸 潜质 不听话

首页 两性情感 情感挽回 家庭婚姻 关系处理 恋爱技巧 关于爱情 TAG标签

备案号:赣ICP备2020013534号 版权信息:Copyright © 2020
微信公众号:qingganwanhuiyulu

情至深专注情感问题解答,为您排忧解难